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优秀法官
“调解生命”在这里闪光
作者:晟 畅/文 王伟宁/摄  发布时间:2009-06-26 13:29:16 打印 字号: | |
  一件案件,在中级法院一审之后,经历了上诉、发回重审、判决后再上诉的种种磨难,当它再次来到省高院的时候,依然具备着发回重审的条件,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矛盾逐渐升级的案件,经过省高院法官的巧妙调解,不仅有效地化解了双方当事人的矛盾,而且得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像这样难“啃”的“骨头”案,辽宁省高院的法官们每天都在审理着。杨群英就是这众多法官中的一名,她用真心和耐心在法官的岗位上发挥着自己的那一份热。

  【核心提示】

  这是一件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同时,它还是一件省高院发回重审后再次上诉的案件,面对着是再次发回重审还是调解,杨群英坚定地选择了后者,当事人互相指责、谩骂,甚至厮打,这些都没有让她动摇,最终一件“打”案在杨群英苦口婆心的耐心说服下以调解而告终。

                    都是“借据”惹的祸

  “李清于2005年6月至今从刘力国借人民币230万元,李清所拿抵押物4700和3400吉普车各一台、E280奔驰车一台、吊车一台(已卖)、车库六个(已卖)、中心路网点一处(法院扣押)、金地翠园自建网点一处(已卖)、自建楼房一处170多平方米。由以上物件作为借款抵押给刘力国。因有部分抵押已经卖了,发生纠纷。以上情况李清自愿所写。”

  在2007年1月16日,李清给刘力国写了这样一份“借据”,落款还清清楚楚地写着“李清”三个字。

  随后,拿着这份“借据”,刘力国以催告多次欠款没有偿还为由,将李清告上了法院。2007年5月30日,一审法院判决李清向刘力国偿还欠款230万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李清不服提起上诉,省高院作出了“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民事裁定。经过再次审理,一审法院作出了驳回刘力国诉讼请求的判决。这一次,换刘力国不服,于是,同样的一个案件,不同的当事人又一次向省高院提起了上诉。

  [畅所欲言]

  如果用跑步来形容的话,可以说,这件案子已经跑了两圈了。那么,称它为烫手的山芋,一点也不为过。当杨群英接过案件的时候,双方当事人见面已达到非骂即打的地步,面对着已如此激化的矛盾,杨群英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解决这起案件。

                      欠钱金额是个谜?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和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李清向刘力国借款本金为145万元,利息计算时间从2005年7月31日至起诉时间2007年4月20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类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息为622006元,本息合计为2072006元,已给付270万元大于应给付本息。因此,刘力国诉讼主张,不予支持。据此,驳回刘力国的诉讼请求。”

  这是一审法院的判决。

  杨群英在审查案卷时了解到,实际上,从2005年起,因李清资金周转困难,李清与刘力国曾多次发生借贷关系。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几经借钱、还钱,双方对借钱与还钱的金额各执一词,杨群英告诉记者:“正是因为这个案件的证据条件差,所以事实很难认定。双方当事人因此争议特别激烈,矛盾逾演逾深。”

  [畅所欲言]

  如果单独看这份法院的判决,所有的人都会提出疑问:“连本带利才欠207万多元钱,人家已经还了270万元了,这钱都多还了,咋还向人家要钱呢?这不是无理取闹嘛!”说实话,谁都会算账,还钱的人不会多还钱的,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在进一步的审查中,杨群英发现,这里还有一个“300万元”在“搞鬼”。

                  300万元“搅浑”整个案件

  刘力国在上诉中称:“一审判决认定李清已给付250万元事实不清,一审时认可李清已还款250万元是包括300万元在内。”

  这300万元到底是什么钱呢?

  原来,在2006年6月8日,李清以某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刘力国签订了一份《联合购买、开发协议书》,协议签订后在金额上又出现了分歧。于是,300万元就在这里出现了。在法院,刘力国说已向李清支付300万元,而李清只认可收到276万元。

  杨群英说:“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借款及还款数额、双方签订《联合购买、开发协议书》中涉及的300万元款项与本案有无关联性成为整个案件的争议焦点。刘力国主张双方借款数额包括300万元投资款在内为490万元,双方对帐后,李清尚欠230万元,并于2007年1月写了230万元的借据,出具借据之后,已将原有的借条还给了李清。2006年10月8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可以证明李清确实欠其230万元,除此之外无其它证据。李清主张借款只有145万元,已全部还清,且支付了高额利息。300万元投资款与本案无关,且已全部还清。”

  [畅所欲言]

  就因为有这一笔300万元的款项,因此,双方的意见总是无法达成一致。一审法院在审理中指出,300万元属投资购买厂房的款项,是另外一个法律关系,应另案处理。但是,杨群英在错综复杂的还款上了解到,李清有许多还款是还给这300万元的。究竟应该怎么办?案件进入了僵局。

                   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在分析了案件之后,合议庭给出了一份意见: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在审理后,合议庭给出了这样的意见:“虽然双方之间的借款与投资购买厂房的款项是两个法律关系,但两法律关系中的还款行为是否混同在一起事实不清。经审查一审开庭笔录,刘力国是在明确两个法律事实(即借款145万元、投资款300万元)的基础上认可李清还款255万元,而不是认可借款145万元,还款255万元。根据现有的证据尚无充分依据否定借据的效力,而李清在出具借据之后,还款数额仅为14万元(且从还款的收条上看并无刘力国签字),一审法院驳回刘力国的诉讼请求不妥。本案应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在重审过程中查清300万元投资款与本案的借款还款事实是否有关联性,查清事实后,依法判决。”

  杨群英向记者介绍:“在这起案件上诉到省高院以后,李清的情绪一直都特别激动。在二审开庭及庭后询问质证的过程中,李清只要见到刘力国就挥着手,二次厮打在了一起,虽经法庭及时制止,避免了在法院院内的殴斗,但双方矛盾仍在激化。虽然合议庭作出了决定,但是看到这种情形,我还是想做调解的努力。”

  [畅所欲言]

  作为本案的书记员,刘禹应该算是很了解案件的。他说:“杨老师心很细,在了解李清非常激动的情形之后,开庭与质证的时候,都要求法警到场。同时,每次杨老师都要求法警将双方当事人从不同的通道护送到法院外,看着他们上了不同的车后再离开,正是杨老师的细心工作,才有效地避免了意外的发生。”杨群英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环节,一直在做案件的调解工作,并几次打电话与双方当事人沟通,可是都是无果而终。

                      一次亲切的交谈

  以车顶款15万元的协议——无刘力国签字;

  以网点房顶款25万元——提供的协议为房屋买卖合同;

  以转帐支票方式还款40万元的证据——是复印件且模糊不清,无法准确认定收款人及还款事由;

  现金还款130万元——无书面证据;

  支付利息110万元——无书面证据;

  刘力国在借款时直接扣除款项近50万元——无书面证据。

  这些没有证据的还款就是这件案件的始作俑者。李清也因此常以拳头示人。

  “鉴于案件的复杂性,应当将300万元款项与本案合并审理。”在杨群英的几次核实后,二审最终查明无争议还款为297万元。查清事实重要,认定事实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做调解工作。在杨群英耐心的讲解下,双方终于同意进行调解。可是,在实际调解中,却一波三折。

  刘力国非常清楚李清已没有偿还能力了,于是,能够抵债的就剩下了“借据”上的抵押物品,丰田4700型吉普车一台,奔驰280轿车一台,住宅楼房照(产权证号00143142)。

  “两台车都给我,再还我60万。”“不调了。”

  “先给我一台车,再还你40万,再退回我一台车。”“不行。”

  ……

  几次商谈,双方都互不相让。在杨群英的办公室里,李清因为刘力国不同意他的调解方案气得来回走,甚至摔门而去。见此情景,杨群英没有气馁,端起早已倒好的水杯给李清的妻子,唠起了家常话,关心地问她的身体状况。李清生气后,回到办公室,听到杨群英那一句句暖心窝的话,一下子态度软了下来。

就这样,李清被杨群英的细心工作打动了,最终与刘力国心平气和地签订了调解协议。

  [畅所欲言]

  这不是结束,而是又一个开始,就在李清与刘力国调解协议生效的当天,杨群英又调解了另外一件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这不是巧合,而是杨群英细心工作的结果。提起这事,法院里的法官都说: “老将出马,一天调俩。”这无疑是同事们对杨群英工作的认可。

  一个已经激化的矛盾,在法官的努力下得以化解,能够调解,这就是当事人对法官工作的认可。同时,社会也消除了一份不安定因素,案件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她的付出,省高院的领导都看在眼里。就在6月22日,杨群英光荣地接过了省高院颁发给她的审判长任命书。

  人民法官为人民,杨群英在为人民……

                      (文中涉案当事人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