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院艺苑
照片背后的不了情
作者:辽阳市宏伟区人民法院 姜翠翠  发布时间:2015-04-03 09:09:55 打印 字号: | |
  作为基层法院年轻的宣传干事,工作三年以来,与法官同事们共同经历了进村入户办案的春夏秋冬,经历了从对法官判案陌生到熟悉的成长。闲暇的时候,翻出一年来精心制作的一本本报纸剪贴簿,看看那40多张新闻图片,那一面面锦旗、一双双紧握的双手、一张张感激的笑脸,不光印证着自己拍摄的历程,也记录了法官与百姓点点滴滴的不了情。

  印象最深的是2011年临近大年三十,我与民事一庭法官三次到村里调解,并在当事人家炕头开庭。那是一起八十岁的郝奶奶状告邻居狗咬伤自己的案件。开庭前,法官到郝奶奶家了解案情才渐渐知道里面的故事。郝奶奶家没有儿女,只和老伴相依为命。办年货的路上,被邻居家的狗咬伤。知道郝奶奶身体不便,不能亲自到法院来,法官决定到郝奶奶家了解案情。第一次去郝奶奶家,因受交通所限,我们五个人从村委会下车,拎着大包小包的案卷步行走了30分钟。在郝奶奶家里,合议庭的法官利用郝奶奶家里的炕桌记录案情,孙春延法官坐在炕头询问案件的具体情况和诉求,王宁宁法官扶着郝奶奶,指导她填写诉状。书记员则专注倾听,细心记录。经合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春节过后,未出正月,民事庭三名女法官再次来到郝奶奶家。这次,法官们穿上法袍,把炕桌当成法官席,当庭审理案件。在血衣和录音面前,被告无可辩驳。

  案子虽然审结了,但法官和郝奶奶家的联系还未结束。害怕郝奶奶和邻居由于案子产生隔阂,在郝奶奶养病期间,法官第三次来到村里,这回法官和被告进行了长谈,讲法说理,不厌其烦。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官和郝奶奶之间的情谊日渐深厚,每逢过年过节,法官都要打电话或是通过村委会与郝奶奶联系。如今,郝奶奶一家和邻居安定和谐地生活着,绣着“立警为公,热情为民”的锦旗,表达了她对法官的不尽谢意。于是,当《女法官炕头开庭》在辽宁法制报发表后,我字字细读,细细咀嚼,慢慢品味,觉得法官冷静的双目凝聚了对群众的不了之情。

  还记得去年夏天的一天,我意外地在网上看到自己拍摄的一张照片,题为《法官调解,邻居从龃龉到言和》。我疑惑着从未把这张照片发给网站,却也看到自己辛勤拍摄的照片被转载,心中窃喜。仔细看着照片,一张张散发着浓浓淳朴气息、带着疑问和充满期待的面孔映入眼帘:法官俯下身子在有些荒废的菜地中寻找线索、老农们聚精会神地寻着法官指向的方向不停地查找……看着这张照片,法官在山坡调解邻里纠纷的情景历历在目。。。。。。2010年夏日炎炎,我和法官来到兰家镇村里的老屋旁。老屋主人,六十多岁,头发花白,讲起话来颇为急促,脸上始终挂着焦虑的神情。我们刚到,他便开门见山说起话来:“法官,你看这块地到底是谁家的?”话音刚落,乡里乡亲陆陆续续从自家屋里走了出来。我心里知道,这些老乡亲一定是来看“法官大人”的,看“法官大人”到底怎么办案,看“法官大人”是不是公正。人群里的一个老相亲对我们说,“好多年,我们这的纠纷都是邻居,村里领导帮着劝说。我们心里确实有些不服气。今天,法官来了,我们也来看看。”

  赵景春是民事庭法官,兰家镇划归宏伟区后第一次走进山村,他蹲了下来,扒开地上的杂草,询问起老屋的主人和村委会工作人员。当他们交谈时,我始终按动快门,从各个角度“咔擦咔擦”地为他们拍照。一上午的时间,老屋主人土地归属的事情解决了。旁观的乡亲又插话说:“法官判案我们相信,也帮帮我们吧。”他一边说,一边拉着法官挎过小河,走进他家。接着,兰家镇的小山村里,同去的两名法官分别走进了农家院。

  翻看着一张张照片,我思绪难平,感慨万千。这些照片不仅浸透着法官辛勤的汗水,也凝聚着法官们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情感。三年光阴似水,而法官们走出法庭,来到寻常百姓家开庭办案、排忧解难的画面,一幕幕清晰地重现在眼前。我知道,在按下快门的一刻,法官与群众的不了真情被永恒地定格。
责任编辑:辽阳市宏伟区人民法院 姜翠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