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全国优秀法官 李富秋
作者:晟畅  发布时间:2013-03-29 08:52:42 打印 字号: | |
李富秋深入田间地头调解
  先进典型:李富秋

  荣誉档案:2010年度省“十佳法官”、2011年度省“优秀法官”称号、辽宁省十大法治新闻人物,先后两次被评为全省法院系统优秀调解能手,连续5年被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评为特级办案能手,4次被评为调解标兵,荣立三等功3次、二等功两次,2013年又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秀法官称号。李富秋所在的长甸法庭也先后5次被丹东中院评为先进集体,两次被评为优秀法庭,并被省高院评为规范化人民法庭。

  “把案件交给李富秋,我们放心。”这是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全体领导班子发出的声音。

  “在法庭找不到李富秋你就去乡里找,他肯定在那调解呢!就是把别人调解不了的案件给他,他也能调成,真厉害!”这是同事们眼中的李富秋。

  “为了我们的案件,法官能够在雨里等、炕头坐,上家里送钱,这份真诚让人感动啊!”这是李富秋调解过的一起案件当事人的心里话。

  领导、同事、当事人,从他们的口中,记者认识了李富秋。

  作为一名法官,李富秋从不简单判案,而是通过调解营造案结事了的和谐境界。说到“调解”,在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里,记录着一组数字——2005年以来,李富秋共审结案件1478件,平均调撤率为95.3%;2012年,又审结案件122件,其中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121件,调撤率高达99.2%,且无一上访、无一改判、无一发回重审。

  在李富秋这里,“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话并不适用,因为他用事实说话,他的真诚和公正不仅把“家务事”断清了,还断好了,不仅让双方当事人都满意了,还把情留住了。

  当“调解大王”这个称呼摆在面前的时候,李富秋摇摇头说:“别这么说,我和其他法官一样,都是在做一名法官应该做的事。”

  那么,李富秋是如何看待法官这个职业的呢?面对记者的提问,李富秋说:“做人要讲信誉,为人要公正,只有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能活得踏实,才能让老百姓信服,才能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法官。”

  新农村建设路上的“幕后英雄”

  当“农村”与“承包土地”这两个词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紧跟其后的往往还有“纠纷”二字,这样的案件就不再是小事了,牵出来的是一串的当事人。解决好了,有助于新农村建设;解决不好,那不仅仅是地方政府的一块“心病”,而且还会让不稳定“滋长”。

  在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从法警、助审员、审判员、副庭长到长甸法庭庭长,一路走来,李富秋对办理农村案件颇有见地,他善于调解,讲究调解艺术,细心、耐心、诚心、用心地努力化解着矛盾。因此,遇到群体性案件时,他也能从容调解。

  宽甸满族自治县146户村民承包了属于国家所有的某村1900亩水没地。由于承包时对承包年限、承包金没有统一作出规定,承包过程也没有公开,所以,大量没有承包到土地的村民怨声载道。

  李富秋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原来,2009年,某村有村民因抢种水没地发生了群殴事件。相关部门认为146户村民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授权所属镇政府重新发包,这146户农民不服这样的决定,镇政府为了稳定,答应146户村民再耕种一年,而无承包合同的农民认为,既然已经宣布原合同无效,就不应再让原承包人耕种,于是组织几百名村民抢种水没地。村民分成两派,双方矛盾越来越尖锐。相关部门在协调无果的情况下,求助法庭。

  李富秋说:“我当时接到院里领导打的电话后,一点时间也不敢耽误,马上就带着干警去现场了。”

  有一些打过官司的村民认识李富秋,“法官来了。”李富秋的现身让剑拔弩张的现场有了一些缓和。

  通过协调村、组,李富秋提出了与代表对话的意见。于是,村民们从混乱的数百人中推出40个群众代表。李富秋向群众讲解土地政策,打消了群众的顾虑,通过和代表的交谈和认真听取群众的要求,从法律的角度对群众的疑问一一作了解答,并积极地引导政府和群众进行对话。

  李富秋说:“这个事情我们法庭是提前介入的,应该说很及时地通过延展调解主体,避免了群众的过激行为和上访,最后,矛盾得到了妥善解决,老百姓很满意。”

  一边是乡镇政府,一边是老百姓,李富秋的调解得到两边都认可,这是很难得的。正是有了李富秋的迎难而上,他也成了新农村建设路上的“幕后英雄”。

  “英雄”不是谁都能当的,而李富秋当之无愧。在宽甸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时,在灾害面前,在生死关头,李富秋不顾个人安危,冒着随时发生泥石流的危险,全身心投入到抗洪救灾中,急人民群众之所急,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当做头等大事来对待。坐落于辖区内的拉古哨电站、太平湾电站及小孤山蓄能电站面临着30年来最大的洪峰考验,特别是拉古哨电站江水漫过坝面,形势万分危急,严重危及下游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抗洪救灾中,李富秋带领长甸法庭全体干警放弃双休日及业余时间,亲赴抗洪一线,逐个乡镇、村组、企业走访,冒着危险到鸭绿江边查看险情,帮助乡镇政府疏散处于危险地带的河口村群众,全力投入辖区抗洪抢险工作,使村民们及时撤离了险区,保证了生命财产安全。

  春风化雨温暖人心

  今年39岁的李富秋是1997年考入宽甸县法院的,他告诉记者:“2000年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之后,我就一直在长甸法庭从事审判工作。”

  “基层法庭案件的当事人法律与文化素质较低,思想观念陈旧,大多当事人不会打官司……”就农村法庭的现状,李富秋认准了“调解”这条道。

  “邻里纠纷、婚姻关系、家庭矛盾,这些纠纷都采用‘一刀两断’的判决,法官是好干了,但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因此化解。而采用调解的方式办案,虽然法官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多跑路、多费口舌,但结果却能让老百姓心顺了、不愁了。这是我们法官最愿意看到的。”李富秋如是说。

  宽甸县长甸镇四平村6组、12组因吃水困难,2011年10月,由镇出面安装了自来水,解决了村民吃水难的问题。可到了2012年4月,两个组的村民与王某因使用水井水源产生纠纷,王某竟然擅自将自来水管道拔出,停止了向村民供水,导致60多户200多村民无法正常用水。村民们找到王某,要求恢复管道,王某以自来水管道安装在自己家时自己不知情,冬天结冰阻碍自己通行为由不给恢复,也不让村民们自行恢复,与王某交涉无果的村民们找到村委会和镇政府,要求解决此纠纷。镇政府和村委会的领导多次找王某协商调解,也未能解决,导致村民40多天无法用自来水,只能自己担水,给村民们带来极大不便,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为解决此纠纷,李富秋深入到辖区群众中。

  李富秋说:“在村里,我们一了解,王某拔出的这一根管道,就造成60多户200多村民没水喝,所以,我们从方便群众诉讼、减少诉讼成本、减轻百姓负担考虑,采取诉前引导帮助村民的方法,快速调解结案。”

  李富秋第一时间找到王某,向他讲明这种行为的违法性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并告知王某有问题、有困难可以找镇政府、村委会,还有人民法院帮助解决。李富秋又从邻里角度入手反复做王某工作,劝他先把自来水接上,让村民吃上水。在李富秋的说服教育下,王某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同意将自来水管道恢复。

  至此,一起影响村民生活的群体性排除妨害纠纷案通过李富秋耐心细致的工作,成功地在诉前调解解决,这件事得到了辖区党委、人大、政府、社会各界及广大村民的广泛赞誉。

  在2012年,李富秋审结的案件数是122件,而这起排除妨害纠纷案并不在其中,因为这是诉前调解的案件,像这样的案件,李富秋的调解是没有记录在案的,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怨言。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老百姓满意了,都高高兴兴的就行。朴实的话语温暖人心。

  对每一个案件负责,对每一个案件的当事人负责是一名人民法官应有的工作态度,而李富秋更是把这作为人生信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要托好手中的天平。

  用心沟通动真情

  “我自己就是一个农村孩子,我能够体会到农民生活的不易。在农村法庭受理的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当事人属于弱势群体。对这部分案件,我们法庭都是千方百计地予以保护。”李富秋说。

  在农村,当事人之间还有着沾亲带故的关系,亲戚朋友对簿公堂有伤和气,日后也不好相处,所以李富秋在处理这类案件时,从“情”字入手,用“心”沟通,在化解双方矛盾的同时,挽回双方的情谊。

  一年春天,李富秋审理了一件农民工起诉的拖欠工资案,被告是本地人,在当地招收了10名工人去外地从事高速公路工程,拖欠10个月工资不予支付。按规定,原告应当到工程所在地仲裁部门先行仲裁,但这需要到几千公里之外,费用负担太重。被告又不承认拖欠工资,说只是替真正的老板找人干活,自己只是帮助招工。而原告又举不出任何被告拖欠工资或者是直接为被告打工的证据。凭着以往的审判经验和感觉,李富秋从内心感到原告的确是为他人打工,别人也确实拖欠工资了,但如果下判,却没有证据,本案的关键在于被告。便反复做被告的教育疏导工作,耐心地引导,从法律和情理两方面做工作,最后,被告承认了自己为他人招工并拖欠工资的事实,并积极筹集资金给付了全部拖欠款。

  在村民何某诉6名子女的赡养纠纷案中,原告何某年老体弱,无房居住,几个子女又多在外地打工无法赡养,尤其是他的一个儿媳还找人把他临时居住的房屋的用电给掐断了,使双方矛盾进一步加深。老人曾多次找村、乡和派出所,要求政府出面,但村委会、乡司法所和派出所工作人员都被老人的女儿和儿媳给骂了出来。李富秋多次将老人在家的儿女和不在家的儿女的家属找到一起,反复做他们的工作。但老何的儿女多次出现反复,表面答应了,工作人员走后,又生事端,每次老何都上庭里哭诉。老何所在村比较偏僻,山路崎岖,每天只通一次客车,每次老何来,庭里都安排老何吃饭,然后驱车数十公里,往返数小时将老何送回家,然后再做其儿女及家属的工作。经过不懈努力,先是为老何解决了粮食与烧柴问题,后又主动与当地供电部门协商,为老何免费安装了电表,解决了照明问题,最终以调解的方式化解了这起在当地有一定影响的赡养纠纷案。

  【后记】

  调解的方法其实有很多,但是千变万变离不开一个“情”字。每一个案件,找到情与法的结合点,是李富秋的工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富秋说:“法官审理案件应该对得起自己的良知。”长甸镇小孤山子村村民邵某的丈夫2010年因车祸不幸身亡。由于她丈夫生前投资养林蛙,猝然离世后留下30多万元的外债,债主纷纷登门讨债。邵某80多岁的公公一着急,竟然上吊自杀了,转眼间这个家庭就剩下邵某领着十几岁的孩子和一个80多岁的婆婆。债主张某将邵某起诉到法院后,李富秋看到的情况是,邵某长年有病,13岁的儿子也因生活困难而辍学。于是,李富秋便找到原告,将被告家的境况告诉了他,并劝原告把申请保全的交通事故保险理赔金留出一部分,让这个残破的家庭有个“过河钱”。原告被李富秋的真诚所打动,不仅答应给邵家“留”几万元保险理赔金,还承担了本该由被告负担的财产保全费和诉讼费3000多元。随后李富秋又多次协调村委会、镇政府为邵家三口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使这个残破的家庭有了笑容,也让他们感受到了司法的人文关怀。

  李富秋说:“其实,要想做好调解工作,不仅要肯吃苦多受累,而且还需带着感情、了解农民的心理。”就是这样,李富秋在用一个法官的司法良知调解结案,化解和减少社会矛盾和对立,他也用一个法官的良知挽救了一个个濒于破碎的家庭。虽然调解很苦很累,可李富秋无怨无悔!
来源:辽宁法制报
责任编辑:晟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