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信息 > 综合信息
【人民法院报】法治路上的一棵小草
作者:黄艳辉 严怡娜  发布时间:2021-11-19 18:24:02 打印 字号: | |

 人物档案

    滕启刚在法院工作31年间,先后从事刑事审判、民事审判、信息化管理、行政审判等工作。去世时,任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主要负责行政审判和千山区行政争议调处中心工作。曾获得“辽宁省人民满意政法干警”“办案标兵”“调解能手”等多项荣誉称号,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并带领行政审判庭多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幽默风趣的您,严肃认真的您,积极向上的您,热爱生活的您,为了公正‘斤斤计较’的您,您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滕叔’,永远是追求公平正义的少年!”

    2021年6月4日,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滕启刚在家中突发疾病去世,终年57岁。听闻噩耗,同事满怀不舍和眷恋,写下上面这些悼文。办公室里,他的“老搭档”——一副碎了很久也没换的旧眼镜还摆在一堆案卷上,仿佛他从没离开,在等着他回来。

    “到现场找真相”

    案件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某民营企业家诈骗案,再审撤销原二审判决,改判无罪。这起案件被誉为敲响了东北地区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第一槌。而23年前,在此案一审中,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刑事犯罪界限,作出无罪判决的法官正是滕启刚。

    1996年到1999年间,滕启刚年均审理刑事案件150件。而后,他担任过千山区法院千山法庭副庭长、庭长,千山区法院行政庭庭长等职。在滕启刚30年审判工作生涯中,他办理过刑事、民事、行政三大类案件。自1996年以来,滕启刚共受理各类案件1953件,审结1927件,结案率达98.67%。

    证据是真相的告白

    2019年5月的一天傍晚,王华(化名)与任冰(化名)超车互不相让,险些酿成交通事故。待停车后,王华拽开任冰的车门理论。当地派出所接到任冰报案称有人对其殴打后当即出警,现场证人称并无打斗,病历显示任冰无外伤。

    2020年3月,原告任冰不服被告鞍山市公安局立山分局、鞍山市公安局对第三人王华不予治安行政处罚的决定,向千山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撤销决定。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双方是否有肢体冲突是案件争议的焦点。路上的监控视频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楚,公安机关未采纳此证据。然而,滕启刚并未放弃,他买了个8倍放大镜,一帧一帧反复观看,终于发现对事实认定的关键证据,遂判决公安机关败诉。面对“铁证”,公安人员打心眼儿里钦佩这个戴老花镜、头发稀疏的“小老头儿”。

    岁月流逝,尘封已久的案卷在无声述说。2011年他办理了一起财产损害纠纷,案件起因是某采矿厂泄漏将附近农户的果树淹埋,农户要求赔偿。卷宗附有很多现场照片。据介绍,这起案件从受理开始,滕启刚就跟随农户前往现场了解情况。鉴定时,烈日炎炎,他全程跟随,穿着雨靴踏进十几厘米厚的污染物涂层,勘查了100余棵树,不停提示鉴定人员,这里污染物覆盖更厚一些,那里需要再测量。勘验整整一天,他的衣衫都湿透了。有人说,他完全可以根据鉴定报告来判决。最终,案件以赔偿农户4万余元结案,原、被告双方都对滕启刚的敬业精神赞叹不已。

    不管多忙,现场永远是滕启刚的第一法台。2021年1月1日起,辽宁省环资案件实行集中管辖,鞍山地区的环资案件由千山区法院集中管辖。由于对案由把握尚不纯熟,立案时会出现管辖争议。凡是遇到涉行政类的环资案件,滕启刚都会第一时间到现场去调查,再次确认案件类型,确保案件管辖无误。

    “他积极探索,大胆实践,敢于负责,为我省环资审判集中管辖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于德江说。

    “他有股钻劲儿,敢开口,我们有个全国行政审判业务交流微信群,有一半消息是他在请教问题。”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原庭长李群说。他没少和滕启刚“掰扯”,但“到现场找真相”是他们的共识,更是他们敲响法槌的底气。

    在滕启刚的年度总结电子文件夹下,每年都有一个“自查报告”,上面写着当年发回重审案件的名称、原因和改进举措,有反思,亦有坚持,“加强学习”是他提到最多的词儿。

    释法直到当事人释怀

    滕启刚整理归档的案卷中,有一本封面上写着“史上最牛的一年收结案”。那是2009年,是他到千山法庭担任庭长的第四个年头。除了办案,他还要负责买菜,给6个人做午饭。当年,千山法庭管辖两个乡镇和千山风景区,共有18个村和社区。法庭收结案1075件,他本人收结案达219件,其中有210件以调解和撤诉方式结案。

    法庭受理的多是赡养老人、邻里纠纷类案件。“滕老爸就坐在老百姓家炕头上,他会一直讲到当事人想通为止。” 滕启刚一手带起来的徒弟、千山区法院法官吕晋锋称滕启刚为“滕老爸”。

    滕启刚调解有“三不原则”:不违反法律、不违背事实、不违背良心。他将情理法融为一体来讲述,运用传统文化启发人、乡土人情感染人、现身说法教育人、以案释法震慑人,他把当事人的案子都当作自己的案子来办。

    2013年,滕启刚接手一起赡养老人纠纷案件。时值寒冬,乡间道路冰滑崎岖,滕启刚踏着雪一户一户到老人的几个子女家摆事实、讲道理,以身示教。讲他无论自己工作再怎么繁忙,也要每天给父亲做晚饭,看着父亲食米一粒,也乐在心中;讲他背着病重的母亲上班半年多,悉心照料……以此引导老人的子女们感悟亲情可贵,及时尽孝。耐心的调解最终赢得了老人子女的尊重和信服,同意轮流赡养母亲。那天,滕启刚回家后进门就对妻子喊:“老婆子,今天我又赢了,感谢后勤支持。”然后滑稽地敬了个军礼。

    多年来,滕启刚认真总结将传统文化融入审判工作的经验,他把送达、开庭视作宣传传统文化的契机,他常说:“只要人有情,司法就会有温度。”他还以“我是怎样运用《弟子规》处理传统民事案件”为题与全院干警分享办案心得。

    滕启刚也有受气的时候,每当他自己受委屈时,他都会说:“群众打官司很不容易,你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当事人打官司的痛处。”

    只要遇到村委会起诉本村村民的案件,他就先到被诉村民家、邻家了解情况,分析谁是谁非,做好案前准备。对于容易产生村民不服、村民有严重疾病等不利于诉讼解决的案件,他一定不放过任何一个化解矛盾的机会。

    在某村委会拟诉赵成(化名)返还土地案中,赵成一直无偿地使用村里公有土地种植蔬菜和栽植果树20余年。村里当年准备在此地块修建公益场所,赵成不仅不腾退,还向村里索要损失3万元。此时,赵成刚刚做完心脏大手术,情绪波动不得。村里、镇上多次沟通仍不见效果。为此,滕启刚4次到赵家做疏导工作,在多次被拒后,滕启刚坚持原则,以案释法,指明拒不腾退公有土地的严重后果,最终将这起“骨头案”在庭前调解成功。

    据统计,滕启刚共审理过民事案件886件,近七成调解结案。

    在司法服务中寻找答案

    基层法院如何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很久以前,滕启刚就在一个个案件和司法服务中寻找答案。

    坚持大胆受理、独立审判原则。在2003年的一份汇报中,记者看到“畅通立案渠道,解决行政案件‘告状难’现象。”

    在办理行政案件时,滕启刚坚持有案必立,着力解决群众“不知告”“不会告”“不敢告”的“三不”问题。

    案件是社会的“晴雨表”。在千山法庭工作期间,滕启刚发现辖区离婚案件逐年上升与征收补偿款之间有联系。为了防止村民被一时的利益冲昏头脑,滕启刚在处理离婚案件和下乡普法时将“前进一步是孤独”“后退一步是幸福”“不弃不离”几句话制成对联,挂在调解室中和巡回法庭的宣传架上,一点巧思反响良好,滕启刚倍感欣慰。

    接访是送上门的群众工作。因为善于做群众工作,每有重大接访任务,院领导总会想到滕启刚。在辽宁高院部署的某次接访任务中,18天里,滕启刚专攻“老户”,共解决30余起行政案件,并写下了万余字的接访经历,写出《如何解决城市征收补偿上访案件的一点认识》调研文章。

    新时代,新理念,新格局。2020年7月,千山区法院与千山区司法局联合建立千山区行政争议调处中心。彼时,千山区法院行政审判庭集中管辖铁西、立山和海城辖区内行政争议案件。作为庭内唯一员额法官,2019年、2020年,滕启刚分别办理案件155件、161件,结案率均为100%,平均审理天数仅45天。在已经满负荷工作的情况下,滕启刚主动担当,负责牵头调处中心工作。

    这是滕启刚去世前头疼了好几周的案件。李梅(化名)和郭力德(化名)是二婚重组家庭,有一处共有财产被当地政府征收,签订补偿协议时只有郭力德一人,李梅并不知情,后下发补偿款时被李梅发现。2020年8月,调处中心受理了李梅要求确认某综合执法局《关于对郭力德补偿的协议书》无效一案。

    立案后,滕启刚第一时间作出财产保全裁定,冻结补偿款672万余元。紧接着,滕启刚找到综合执法局了解在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时是否尽到了审慎审查义务,是否存在委托授权签订等情况。在调查之后,他发现综合执法局并未履行调查义务便签订协议。只要撤销该征收补偿协议,案件也就结了。然而,滕启刚认为,这起案件是因为家庭内部财产分配存在严重分歧引起的,简单一判,案子能了结,家庭矛盾不能解决。于是,他将其家庭纠纷纳入案件的调解中,找到第三人郭力德与原告李梅儿子共同到法院调解此案,重新调整了补偿协议,原告与第三人也签订了调解协议。在解除冻结款时,滕启刚一并将征收补偿款为李梅和郭力德分配完毕,家庭多年恩怨就此化解。

    用善举改变别人的人生

    爱憎分明、侠骨柔肠,这一点滕启刚的妻子李淑华感受最深。

    有一天,滕启刚回家闷闷不乐。妻子追问,他不说,问急了,他愤怒道:“谁家的孩子谁不疼,可惜了这个小女孩。”原来,那天他开庭审理一起性侵案件,遇到一个泪流满面的父亲,哭诉女儿被工友性侵的事,可怜那个女孩在15岁花季逢此厄运!滕启刚去了工地宿舍,环境很恶劣。滕启刚想把孩子接回家照顾一段时间,看妻子态度不明朗,就把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先安置在亲属家。两个月后,在大家的鼓励下,小女孩逐渐走出阴影,临走时跪谢滕爸爸。

    生命无常,生活不易。曾经有一名癌症患者张雪(化名)把滕启刚当成生活的“一束光”,把给他送生日蛋糕作为自己活着的目标。

    那是十几年前,张雪的丈夫出轨执意离婚。张雪无力挽留婚姻,又未能争得小女儿的抚养权,情绪极度低落,后查出患有胃癌。同在一个堡子生活的滕启刚得知后,便主动上门开导她,帮她寻医问药,鼓励她重拾生活的信心。一晃9年过去了,张雪送来了9个生日蛋糕,她以这种方式来告诉他,她活得很好。

    在成为法官前,滕启刚是一名人民教师。鞍山市公安局铁东分局站前派出所副所长金永伟回忆说,滕启刚曾是他的小学班主任。那时,滕老师经常把他们几个“差生”叫到家里义务补课,经常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后来,金永伟发奋学习,成长为一名人民警察。

    多年来,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陌生人,看到别人有困难,他总会伸出援手。

    2011年6月的一天,滕启刚在公园湖边散步,听到人群中发出呼救声,循声望去,离岸20余米处,有一女子溺水。他的水性并不好,但他一句话没说,甩掉鞋子跳下水救人。女子得救了,目击群众和赶到场的警察、医护人员不断追问滕启刚的名字,他只说了句,“共产党员没有见死不救的!”坚决不说自己的名字。

    今年年初,在新任员额法官宣誓仪式上,滕启刚代表老法官向3位新任员额法官提出寄语:“你们要接受人民的重托,担当使命,铿锵前行,在案牍之劳形中独守高洁,在丝竹之乱耳中坚守内心,在法治中国建设的大潮中,在司法改革的全面深化中,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奋斗!”

    滕启刚的法官助理傅兴正是那3名新任员额法官之一。“一个案子对于我们来说是工作,可对当事人来说或许就是他的人生。” 傅兴说,她会永远记得滕启刚,记得他的叮嘱。

    “爱她,就和爱你一样”

    今年6月底,记者辗转来到大孤山镇谢房身村滕启刚家,寻觅他的过往。那是一幢方方正正的二层小房,上下共4间房。房前屋后一排排黄瓜架上叶子层层叠叠,一垄垄的茄子、青椒、芸豆、西红柿,十几种果蔬绿油油、红彤彤,长势喜人。

    滕启刚的妻子李淑华动情地说:“这房子住了快20年,盖房花了3万元,都是亲属帮盖的,没花什么工钱。这眼看孩子要结婚,刚换的门窗、房盖儿。”其实,说是4间房,楼上2间还没垒炕,楼下也只有一间房有火炕。北方的冬天,没有火炕的房子根本没法儿住人。

    滕启刚生活很简朴,空调、鞋架等家具和生活用品多半是同事、乡亲淘汰的,家里挂的“福”字都是同事搬家换下来的。院里发了新法袍,滕启刚回家后站在镜子前试穿好半天,然后又叠好放好。

    “我们这一辈子都很穷、很累,但我们不觉得苦,一直都觉着生活有奔头儿。”李淑华说。

    那年,李淑华工作的幼儿园改制,她面临下岗。滕启刚买了一个小三轮车,亲手做个棚子,又搭上板子,“李家小菜坊”就这样诞生了。每天夜里,他帮妻子洗菜、拌菜、试吃,帮助妻子适应从幼儿教师到拌菜小贩的身份转变。虽然很辛苦,但是日子还过得去。

    生活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虽然有两位教师出身的家长,儿子滕海宁却对学习不感兴趣。经朋友建议,滕启刚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走体育”。那时滕海宁还在上小学,滕启刚每天早上陪孩子跑步,后来改骑自行车、摩托车,风一程,雨一程,直到孩子进了体校。

    “你可以学习不好,可以调皮,但是你绝对不可以触犯法律的底线,从现在开始你要对8项行为负起法律责任……”回忆起14岁生日那天父亲的教诲,那一刻,滕海宁觉得自己突然就长大了。

    在父母言传身教下,滕海宁“跑”进了清华。2011年,滕海宁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男子800米决赛中夺得亚军,这是中国男子中长跑在世界大赛上的首枚奖牌。2014年,他又获得仁川亚运会该项目银牌。

    滕启刚爱父母、爱妻儿,他爱这个家,愿意用一生去守护。同样的,他爱他的岗位,爱他的同事,爱他的法台……

    十多年前,千山法庭的条件特别简陋,滕启刚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缮法庭。在家人看来,他比拾掇自己房子都上心。

    滕启刚极尽所能节约办案经费,自己设计装修法庭、维修电器、重接电线,自制装订器、配管、修锅炉,只要有需要的地方,都有他的身影。

    看他双休日买材料,下班后忙装修,妻子不免有些抱怨,“公家的事情,雇人就完了。”可他却舍不得,家里有啥能用上的,他都往法庭划拉。“公家的钱也是钱,也得省着花。”虽然满心不愿意,但妻子还是陪他一起给法庭大门刷油漆,安装挡板玻璃。

    法庭焕然一新后,滕启刚开心地说:“看,这是党的形象,当事人过来办案子也舒服。”

    滕启刚高兴地把80岁的老父亲拉到法庭。当老人看到千山法庭被儿子收拾得如此整洁利落的时候,抹着泪说:“儿子,爹不知道你这么累呀,如果知道我不会要你回家伺候我呀!”

    那些日子,滕启刚一边办案,一边张罗法庭建设。没承想,老父亲已到胃癌晚期……因为陪伴父亲的时间太少,让滕启刚这个大孝子始终无法释怀,充满遗憾。

    2012年除夕夜,当人们在尽享亲情美酒之际,滕启刚担心千山法庭的管道冻裂,冒雪来到法庭烧锅炉。

    他顶着寒风,一次次往锅炉里添煤块,煤烟熏得他直咳嗽、掉眼泪,听着远处的鞭炮声,滕启刚满足地笑了。

    在滕启刚眼中,他是一棵小草,法院是养育他的大地。他热爱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法院,当妻子劝他,还有两年就退休了,别那么硬扛时,他动情地说:“我爱她,就和爱你一样。”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百姓恳切的诉求和期待,就是激励我不断前进的初心动力,百姓对我工作的理解和支持,就是我继续努力的深厚底气。”今年5月,记者采访这位曾荣获“辽宁省人民满意政法干警”等多项荣誉的老典型时,滕启刚动情地说。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康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