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信息 > 高院新闻
辽宁法院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网络新闻发布会召开
作者:严怡娜 贾俊  发布时间:2022-06-02 15:45:10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辽宁法院以少年审判、家事审判为依托,加强专业化建设,健全法庭教育、心理疏导、回访帮教等工作机制,深化普法进校园等宣传活动,构建了一张集“挽救、维权、预防”于一体的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网,走出了一条具有辽宁特色的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之路。

涉少刑审

努力让失足少年重归正途

嗨起来!!!

强劲的节拍激荡着躁动的心。17岁的小潘在舞池里与小刚、小强发生碰撞。一言不合,小潘纠集小一岁的小唐和小李,与小刚、小强等人约架,造成数人轻微伤。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小潘、小唐、小李的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缓刑二年;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5月31日,辽宁高院召开网络新闻发布会,辽宁高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院长牛克乾通报三年来辽宁法院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情况,该案是会上发布的6起典型案例之一。

据介绍,在未成年人犯罪中,聚众型、暴力型犯罪比例较大。犯罪人数较多的罪名分别是聚众斗殴罪、抢劫罪、盗窃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强奸罪和诈骗罪,以上七种罪名占比超过80%。

翻开涉少刑事案件卷宗,常常发现无论是未成年被告人还是未成年被害人,他们大多生长在经历苦难的家庭,脱离监护,四处飘零。有的不知道生父是谁,有的出生就没有见过母亲。几乎每一个残损的家庭背后都站着一个可怜的孩子。生活中,缺失的家庭教育更体现在家长、家庭日常的监护、看管之中。

2022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次就家庭教育进行专门立法,家庭教育从“家事”上升为“国事”,父母们开启了“依法带娃”的时代。家庭教育促进法规定,父母应当加强亲子陪伴,即使未成年人的父母分居或者离异,也应当相互配合履行家庭教育责任,任何一方不得拒绝或者怠于履行。案件审理中,法院对3名被告人家长发出家庭教育令,引导他们正确履行家庭教育职责,从源头上预防和消除未成年人再次违法犯罪。

近年来,辽宁法院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确保未成年人依法得到特殊、优先保护。为推进未成年人审判专业化建设,辽宁高院出台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审判工作实施意见, 成立少年法庭工作领导小组,统筹协调全省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和司法保护、犯罪预防、法治宣传教育等工作,通过采取独立建制、挂靠审判庭以及设立专门合议庭等多种方式,全省共97家法院建立少年法庭工作机制。目前,辽宁法院少年法庭归口管理格局基本形成。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各地法院积极规范和完善社会调查制度,与当地团委、司法行政、妇联、教育等相关部门组成社会调查员队伍,在开庭审理前对未成年被告人的个性特征、家庭情况、社会交往等背景情况进行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为法庭教育和准确定罪量刑打下坚实基础。采取多种形式对未成年犯进行帮教,鞍山法院组织已判处非监禁刑的未成年犯“重回”法庭旁听接受教育,抚顺法院与当地检察院共同依托技师学院建立未成年人观护教育基地,丹东法院办理全省首例服刑人员患艾滋病子女由民政部门代育案件。

2019年至2021年,辽宁法院共判处未成年罪犯1748人,未成年罪犯在全部罪犯中占比逐年下降,2021年降至1.1%。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未成年罪犯人数在未成年罪犯总数中占比为7.44%,被判处缓刑、管制、单处罚金等非监禁刑的人数在未成年罪犯总数中占比为34.9%。

涉少民行

为雨中弱苗撑起“保护伞”

3岁,满地跑,跑来跑去也找不见爸爸。

5岁,都夸宝宝聪明,宝宝却患上了脑瘤。

小吕离婚后抚养宝宝,生活原本拮据的她为孩子治病花了34万余元,通过“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在网络筹款40万余元(实际使用29万余元),却依然没能拉住那双小手,宝宝7岁病逝。小吕以宝宝名义两次起诉前夫小刘,要求小刘承担医药费、生活费等25万余元。

在庭审中,孩子的父亲辩称孩子的医疗费用已经通过社会捐助支持,不应再向自己主张。

法院经审理认为,孩子因病产生的医疗费用实际上已由捐款负担,再次向被告主张该部分费用,于法无据。而在诉讼过程中小吕单方垫付的近8万元新增医疗费,被告作为父亲,应当担负该医疗费的一半。

法院最终判决被告给付孩子医疗费近4万元。

“小吕与小刘虽已离婚,但均对孩子有法定抚养义务。原告在网络平台筹集的善款系他人无偿捐助,捐助人并不负有法定义务,社会捐赠并不免除被告的法定义务。”辽宁高院刑一庭副庭长宋晓枫解释。

孩子去世后,未使用的善款不应作为原告、被告的财产由二人所有,而应当退回社会捐助或者以其他方式回报社会。孩子治疗过程中的实际花销费用,应由负有法定义务的人共同承担。

本案是一起同时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网络大病筹款平台的民事案件。法院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依法支持小吕所诉离婚后财产纠纷的合理请求。案件审结后,“轻松筹”等平台健全了善款转账支付规则,将由款项直接打给筹款人改为打款至被救助人医疗账户,从而堵塞平台管理运行制度漏洞。

在审理未成年人民事案件中,各地法院与当地妇联等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及时高效妥善处理涉未成年人家事纠纷,切实帮助未成年当事人解决困难,修复失衡的家庭关系,积极探索未成年人民事案件的特色审判模式。

2019年至2021年,辽宁法院受理的未成年人民事案件中,抚养费纠纷为9794件。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小天使。然而,那个天使一出生便折断了翅膀。

6岁的妞妞患有先天性疾病,在某省儿童医院救治。出院后,监护人小李将医疗费收据原件丢失,后经医疗机构核实,在原住院收费票据复印件加盖了医疗机构结算专用章。然而,在向某县医疗保障事务服务中心提出申请报销时,该中心以不能提交医疗费收据原件而未予受理、审核。小李一纸诉状告到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妞妞的监护人小李提交的加盖医疗机构结算专用章的收费票据所载明的医疗费金额,能够与其提交的住院病人费用明细清单所载明的金额相印证,被告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原告存在重复申报或其他不符合申报资料受理、审核情形的证明材料,法院经过释法明理,判决被告某县医疗保障事务服务中心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60日内对原告提出的申报资料予以受理、审核。


辽宁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弘认为,本案是一件涉及未成年人基本医疗保险金给付的典型行政案例,法院作出医疗保险经办机构对当事人的申请予以受理、审核的判决,不仅对行政争议进行了实质性化解,最大限度维护了涉案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也维护了保险制度的信誉。


2019年至2021年,辽宁法院每年受理的未成年人行政案件波动不大,在160件至170件之间。

涉少普法

让法治的种子在校园生根发芽

开学第一课,迎来法治大礼包。

2022年3月1日,沈阳中院少年及家事案件审判庭法官来到沈阳市第一三四中学,以“线上+线下”的方式,为全校学生家长讲解家庭教育促进法,把法和爱带进课堂、揣进书包、装入心中。抚顺市新抚区法院法官走进抚顺市学院附小以“爱护国旗国歌国徽、维护祖国荣誉”为题,通过校园广播站为广大师生普及国旗法等相关知识,传播爱国主义情怀。铁岭、本溪、辽河等法院法官走进小学、初中、职高向同学们讲解校园欺凌、防拐防骗、远离毒品等方面法律知识……

近年来,各地法院紧扣未成年人身心特点,通过法治进校园、进社区、进网络等方式,开展各具特色的法治宣传教育。大连、锦州、辽阳、葫芦岛等地法院与学校联合开展“体验式”模拟法庭活动,指导中小学生扮演不同角色,模拟法庭审理。各地法院积极选派优秀法官干警担任当地中小学法治副校长,走进学校宣讲未成年人保护和犯罪预防方面的相关法律知识,并与学校沟通了解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情况,指导学校深入创建平安校园。

今年3月以来,辽宁法院开展“辽法护蕾2022”专项行动,以学习贯彻落实家庭教育促进法、开好“新学期第一堂法治课”、组织中小学师生看法院、选派优秀法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等为重点内容,进一步推动未成年人法治宣传教育工作常态化制度化。目前,全省法院共有270名法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新民市法院刑事审判庭、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少年案件审判庭、开原市法院刑事审判庭被团中央命名为全国“青少年维权岗”。

 

 
责任编辑:孟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