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辽宁法治报】师父教我做法官
  发布时间:2022-07-04 16:20:15 打印 字号: | |

我是滕启刚庭长一手带过的徒弟。自己从毛头小伙儿进入法院,一声“师父”,叫了13年,他是我心中的榜样,事业的引路人;一声“师父”,两字千钧,道出我无尽的思念。师父离开了我,但忠诚的信仰,法治的理念,薪火相传。

  最初见到师父是在2008年,我考进千山法院,当时被分到离城区较远的千山法庭。现在我还清楚记得师父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他说,“晋锋呀,你要用心学业务、学本领,将来才有底气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

  可我心想,自己就是个书记员,有啥本领可学呢?有一次,我送达时图省事儿,拜托治保主任把判决书捎给了村里的当事人,可师父知道了,严厉地批评了我:“晋锋啊,送达裁判文书是案件办理的重要环节,哪能这么随便?更何况,送达是接触群众多好的机会呀!”

  后来我才知道,师父当年从刑庭的书记员干起,自己整理卷宗的习惯保持了三十年。书记员的活儿绝不是跑龙套,贯穿整个审判流程,直接影响着案件的质量和效率。师父一番话让我有点明白了,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不能眼高手低,要脚踏实地从小事学起干起,这就是我要学的本领。

  千山法庭管辖18个村,师父的法官生涯有近三分之一时间在这个偏远的农村法庭度过。调解、走访、普法宣传,师父每天都在忙,不是在庭里,就是在村里。说实话,当时师父的形象和我想象中法官的形象相差太大。上大学时,我们进行模拟法庭教学,法官总是端坐在庄严的法庭上,头顶国徽、身披法袍、手持法槌,审理大案、要案。可师父呢,经常穿着一件磨得泛白的旧夹克,踩上一双黑布鞋,带着我走村串户,处理的纠纷大多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

  跟师父去老百姓家里次数多了,我发现,师父开口就喊:“老张,你家有狗吗,看好了啊,我进院了。”一句话拉近了法官和群众的距离。然后进屋聊天,说的都是百姓爱听的实在话。有一回,一个农户非法占地索求高价补偿,村长找到师父要起诉农户。这个农户刚做完心脏手术,师父没有着急安排立案,而是来到农户家,一进门就坐在炕上,唠起了家常:“你不用把我当法官,我也是农村出来的,现在还住在谢房身村,今天来就是帮你出出主意。”几次登门后,一起骨头案,化解在立案前。

  用群众语言,做群众工作;用老百姓的“理儿”,平老百姓的“事儿”;走进群众家门,打开群众心门。原来法官还可以这样当,我一下明白了,这就是我要学的本领。

  “清官难断家务事”,农村的一些案子断起来更难。我曾经遇到一个下错葬、埋错坟的怪案、难案。王家大儿子把母亲的骨灰埋到了张家的坟里,这在农村可犯了大忌。两家人剑拔弩张,互不相让。一无法规遵循,二无判例参考,如果立案判决,容易导致一个官司三代仇。师父没着急立案,直接找王家大儿子做工作,讲法律、论孝道、谈民俗。一番贴心话扎进了王家大儿子的心窝,最后王家赔礼迁坟,两家人化干戈为玉帛。

  像这样的案子,在农村时有发生,跟着师父办案,我渐渐明白,基层法官办案不能单纯从书本中找答案,更要深入群众接地气,做到天理、国法、人情的有机统一。这就是我要学的本领。


  这些年来,师父密切联系群众,厚植为民情怀,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办实事、解难题。有一次,一家矿产公司发水造成附近村民大片土地和果树被淹,大批村民涌到千山法庭讨说法。我头一次面对这么多情绪激动的村民,当时师父不在法庭,我着急忙慌地给师父打电话,师父说:“不要怕,老百姓是讲理的。耐心听他们讲,不要反驳,我马上回去处理。”一会儿,师父回来了,村民瞬间围了上去,“滕庭长”“滕叔”“老滕”地叫着,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老百姓对师父的那份信任。

  立案后第二天,师父就带着我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固定证据,还几次带我到矿山公司做工作,说服矿山公司先垫付了评估费。为了配合评估勘验,他顶着高温,不顾污染物对皮肤的伤害,一脚踏进了10多厘米厚的污染层,一棵棵勘查受损果树……最终,老百姓获得了合理赔偿,双方都没有上诉。

  将心比心,方得人心。跟随师父办案使我渐渐明白,师父生长在农村,扎根在农村,心中满满装着群众,他离不开群众,群众也离不开他。师父办案总是用心调解、用情疏导、用法明理,所以,师父说的话老百姓才听,讲的理儿老百姓才信,下的判决老百姓才服。这些就是我要学的本领。

  师父是一个特别有担当的人,他常说,基层法庭离群众最近,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小法庭要有大作为,要做守护社会和谐稳定的桥头堡,努力把矛盾解决在源头,把纠纷化解在基层。那些年,师父带领我们全庭同事多办案、快办案、办好案,结案量和调撤率连年攀升,而带领大家在诉前调处的纠纷更是不计其数。师父是个调解高手,有一年,师父自己办理案件的调撤率达到了95%。

  师父特别注重对年轻干警的培养。从整理卷宗、庭审规范到裁判文书撰写、文书送达,他手把手地教我们。新法律法规出台,他亲手整理打印,组织我们学理论、学业务,分享办案经验。师父还总结出一套“滕氏调解法”:办理家庭纠纷,运用“亲情融化法”;矛盾复杂,依托各类组织运用“外力协助法”;涉及利益分配,运用“换位思考法”;纠纷激烈运用“背靠背法”。这些方法让庭里的同事们办起案来,得心应手、屡试不爽。

  师父要求我们做到的,自己总是首先做到。有时案结事了,当事人为了表达敬佩和感谢,想请我们吃饭,可师父拉起我拔腿就走。师父说,天平两端是双方当事人,法官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老百姓对司法公信力的评价。“廉洁”的含义,师父不讲大道理,每每用这样的行动为我们做出最好解答。

  师父把法庭当成家。为了节约经费,锅炉工生病了,他不舍得再雇人,大冬天的为了不让大家挨冻,每天都早早到单位烧锅炉。平时,他还经常下厨房,为大家做一手好菜。他带领我们年轻干警自己设计装修法庭,还把爱人叫来一起给大门刷油漆、安装挡板玻璃。小法庭被他拾掇得明净漂亮,他笑着说,这是咱们的门面,是老百姓对法院和法官的第一印象。

  在千山法庭跟师父办案的那段时光,使我得到彻底改变,我的脸经受了风吹日晒,脚上沾满了泥土,心中沉淀了真情。现在进村访家串户,我也会笑着喊一声:“老王,把你家狗拴好啊,我法院的,过来唠唠。”然后像师父一样,进屋盘腿上炕,一直讲到当事人想通为止。

  在师父的培养下,这些年,我在工作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在去年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期间还被评为“新时代鞍山政法标兵”。每一次进步,师父都由衷地替我高兴,也不忘提醒我,“晋锋,一定还要继续钻研学习啊,莫把百尺当尽头!” 

  一心践行司法为民,一生追求公平正义。这就是我心中的师父。此时此刻,我想对师父说,去年7月,我当上千山法庭庭长了。请您放心,我将担起您一生践行的使命,传承您的宝贵精神,我将努力成为另一个您,为党和人民的审判事业铿锵前行、奉献一生!

(来源:辽宁法治报 2022年7月4日6版)

 

 
责任编辑:孟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