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中国长安网】几分钟的视频,他曾反复看了3个多小时!追记全国模范法官滕启刚
  发布时间:2022-07-05 09:01:42 打印 字号: | |

2021年6月4日,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四级高级法官滕启刚在家中突发疾病去世,57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这一天。

滕启刚扎根基层法院工作30年,在刑事审判、行政审判等多岗位锻炼,在千山地区留下一段心系群众、严格执法、公平断案的佳话。2022年7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共辽宁省委共同召开表彰大会,追授滕启刚同志“全国模范法官”“辽宁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始终追求公平正义

“已近耳顺之年,始终无畏岁月,我相信我还是从前那个孜孜不倦、追求公平正义的少年。”这是2021年初滕启刚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

在同事们眼里,滕启刚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不是在忙于办案,就是在忙于办案的路上。

据千山区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黄茜回忆:“他去世后,我们对他的审判数据进行了统计分析,这些年,滕启刚承办、参与审理和审核案件6000余件,所承办的案件无一例冤错案、无一起违法违纪举报,诉前化解的矛盾纠纷不计其数。”

在千山区法院,8倍放大镜的故事广为人知。这是滕启刚作为一名法官尊重法律、追求公正的典型例证。

2019年5月的一天,王某因行车冲突,动手打了任某,路上监控距离现场太远,难以辨别实际情况。对此,公安机关没有处罚,任某一纸诉状把公安机关告到法院。

“为了查明真相,滕庭长买来那个8倍放大镜,对着视频一帧一帧细致查看,短短几分钟的视频,他反反复复看了3个多小时,终于在不清晰的画面中捕捉到王某抬手打人的瞬间动作,锁定了关键证据,依法作出公正判决,判处公安机关重新作出行政决定,给予打人者治安行政处罚。”黄茜说。

办案之余,滕启刚把每一次庭审变成生动的法治教育公开课。2020年,他完成了120场庭审互联网直播,在全省基层法院行政部类法官庭审直播中排名第一,获评全国法院“优秀直播法官”。

将心比心方得人心

千山法庭是千山区法院的派出法庭,管辖18个村,滕启刚30年的法官生涯有近三分之一时间在这个偏远的农村法庭度过。

千山法庭庭长吕晋锋是滕启刚一手带过的徒弟。他从毛头小伙儿进入法院,一声“师父”,叫了13年。

现在,吕晋锋还清楚记得师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晋锋呀,你要用心学业务、学本领,将来才有底气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

有一次,一个农户非法占地索求高价补偿,村委会主任找到滕启刚要起诉农户。这个农户刚做完心脏手术,滕启刚没有着急安排立案,而是来到农户家,一进门就坐在炕上,唠起了家常:“你不用把我当法官,我也是农村出来的,现在还住在谢房身村,今天来就是帮你出出主意。”一袋烟的工夫,一起骨头案,化解在立案前。

还有一次,一家矿产公司发水造成附近村民大片土地和果树被淹,大批村民涌到千山法庭讨说法。“我头一次面对这么多情绪激动的村民,当时师父不在法庭,我着急忙慌地给师父打电话。”吕晋锋说。滕启刚回复吕晋锋:“不要怕,老百姓是讲理的。耐心听他们讲,不要反驳,我马上回去处理。”一会儿,滕启刚到了,村民们瞬间围了上去,“滕庭长”“滕叔”“老滕”地叫着。那一刻,吕晋锋感受到了百姓对滕启刚的信任。

“立案后第二天,师父就带着我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固定证据,还几次带我到矿山公司做工作,说服矿山公司先垫付了评估费。为了配合评估勘验,他顶着高温,不顾污染物对皮肤的伤害,一脚踏进了10多厘米厚的污染层,一棵棵勘查受损果树……最终,老百姓获得了合理赔偿,双方都没有上诉。”吕晋锋说,“将心比心,方得人心。跟随师父办案使我渐渐明白,师父生长在农村、扎根在农村,心中满满装着群众,他离不开群众,群众也离不开他。师父办案总是用心调解、用情疏导、用法明理,所以,师父说的话老百姓才听,讲的理儿老百姓才信,下的判决老百姓才服。”

为了实质性化解矛盾纠纷,滕启刚传承了“马锡五审判方式”,他审理民事案件886件,调撤率近70%。担任行政庭负责人后,他注重源头治理,借鉴“枫桥经验”,推动千山区法院与千山区司法局建立了“行政争议调处中心”,使大量行政纠纷在进入诉讼程序之前就得到化解。

是法官更是共产党员

“请大家相信我,我不光是法官,更是一名共产党员。”千山区法院院长金峰告诉记者,这是滕启刚和当事人接触时,最常说的一句话。滕启刚一生爱党,乐于亮明党员身份,始终把第一身份定格在“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上。

1991年,滕启刚考入千山区法院后,就积极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入党志愿书中写道:“无论何时,集体利益高于我个人的利益,一切服从组织需要,党叫干啥就干啥!”

在千山区法院干警的印象里,滕启刚对工作岗位从不挑肥拣瘦,无论在哪个岗位都满怀激情,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就像一颗螺丝钉,紧紧铆在组织最需要的地方,钉得牢固,永不生锈。

滕启刚对自身要求严苛,他既干事又干净,在诱惑面前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品行。多年来,他习惯了在普通的乡下小院过日子,在他家中找不出一件奢侈品,他穿着儿子穿小了的衣服,还自己动手打家具、修房顶、烧大灶。

“启刚平时和我说话总是用商量的口气,可只要涉及原则问题,他就变得非常严肃。”滕启刚的妻子李淑华回忆说,“当上法官那天,启刚就跟我约法三章,不准收取任何人钱物、不准接受任何人请托、不准过问任何案子。他家的一个亲戚,因为抢劫犯罪被抓了起来,亲戚找到启刚,让他帮忙说情,被启刚严词拒绝。后来,这个亲戚被判了刑。启刚看我有些过意不去,他告诉我,做坚持原则的事情,心里没愧!”

生命的最后一周,滕启刚开了7次庭,接待了4件案子的当事人,参加了两次审委会和一次业务研讨会。在黄茜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滕启刚的情形稀松平常:“2021年6月3日,我7点多下班回家,看见他办公室的门敞开着,他戴着老花镜,敲着键盘,桌上摆满资料。看见我,他笑了笑,摘下眼镜,使劲揉了揉太阳穴。”

第二天,滕启刚在家中突发疾病去世,终年57岁。办公室里,他的“老搭档”——一副碎了很久也没换的旧眼镜还摆在一堆案卷上,等着他回来。

(来源:中国长安网 2022年7月4日)

 
责任编辑:孟浩